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登录 | 注册会员 | 找回密码

苏菲论坛—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 端庄穆斯林信仰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3505|回复: 1

[小说] 【百鸟朝凤】谢赫三安的故事(上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7-19 22:14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21448vqdxlltly7mim7zp.jpg


【百鸟朝凤】

原作者:伊朗苏菲诗人阿塔尔
中文翻译:澄湛
文字修润:蓝光
(五)
鸟儿们对戴胜提出质疑,

他听完之后和颜悦色的给出了建议;

不是空洞的高谈阔论而是有理有据,

使听众心悦诚服五体投地;

所有在场的鸟儿感到茅塞顿开,

满腹的忧虑顷刻如蒸发了的空气;

一个古老的秘密让鸟儿们不再反对,

终于明白了戴胜说话的深邃含义。

他们和凤凰的关系越来越明晰,

所有的鸟儿同时渴望出发,不再犹豫。

传道者带领上路,随从们提出问题:

亲爱的戴胜,现在应该如何起飞?

在这荣耀的行动前我们软弱如同蚂蚁!



221449karu3vtdvarmzpra.jpg


接下来发言的将是引导者戴胜:

“一个爱人,一个自性都死去的人,

因为放弃非分之想终获成功!

无论正义还是罪孽,他们不作区分,

说明那颗心已被自性完全操纵,

只有摆脱它的控制才能向目标靠近;

排除阻碍,放弃俗人眼光的平庸,

唯有这样你才能接近光明。

如果有人说“放弃我们的信仰”那就服从,

要不假思索地抛弃它和自性;

亵渎者称这种行为是亵渎切莫轻信,

你就告诉他们爱不仅仅是虔诚;

爱没有时间作出亵渎或信仰的决定,

也不是自性的爱人有软弱的灵魂,

他们把自己所有的东西玉石俱焚。

拷问者用针刺他们的皮肤也不觉疼痛,

心的流血与苦痛属于爱的成分,

没有人能解决的问题不要较真。

斟酒者,用血而不是酒盛满杯酒盅,

如果你缺乏心的血液,就拿我的去用;

爱将随着痛苦的消逝而茂盛,

让心流泪,再次把编织的线延伸。

221449aoquou1zlus01prr.jpg

这份爱超越一切界限,穿越任何边境,

它将给所有的生命注入精气神!

但在爱成长的地方,痛苦如影随形,

只有天使能摆脱这疲惫缠身;

他们的爱没有不可忍受的剧痛和苦闷,

这是专门困扰人类的一种精神之病。

对伊斯兰教的亵渎或嫉恨,

将被最终踏上爱之路的人不如当真。

爱会指引你走向贫穷的母亲,

她将会指明因嫉恨而亵渎的原因。

当亵渎和信仰都荡然无存,

那是身体和自性如蜡烛已经燃尽。

然后这条荆棘丛生的道路则是旅程,

你值得完成我们神圣的使命。

无所畏惧地开始心灵之旅,保持冷静,

忘掉什么是正教,什么是大相径庭;

把孩子气的恐惧扬弃在记忆的空洞,

像英雄般面对必须克服的各种疑难杂症。

   筛海三安的故事

三安曾经是他那个时代著名的贤人,

受到普遍赞扬和尊敬也在情理之中。

这个筛海在麦加圣地已有五十年整,

因为他,四百个学生们走上学习途径。

他不贪婪红尘只日以继夜的修行,

在学习和实践中穿越了大时代的秘境。

五十次踏上朝觐之旅到达圣城,

他禁食,祈祷,遵守一切神圣律令。

难于致信的贤士和修行者相继来临,

陆续求见的人聆听他布道讲经。

由于满腹经纶每当演说如数家珍,

诠释经文深得要领听来犹如流水叮咚;

与人辩论鞭辟入里掷地有声,

其呼吸唤醒了不少虚弱将死的心。

他知道人们没有说出口的事情,

那隐藏的喜与忧是信仰的鲜活象征。

虽然筛海知道自己的信誉与日俱增,

但是有一个困扰他的奇怪而重复的梦:

麦加被抛在后面,却在罗马安身,

他崇拜的寺庙居然是自己的的家庭。

曾经向一个偶像鞠躬叩头表示谢恩,

当他惊恐地醒来时悔恨万分涕泪纵横。

“唉!我像优素福一样深陷枯井,

不知何时才能逃离束缚自由的囚笼?


但每个人在路上都会受挫停顿,

如果坚持祈祷就会把所谓困难战胜。

倘若移开这石头道路必然畅通,

否则那就只能在这里等待和受困。

然后他若有所思突然显得兴奋,

说:“好像罗马可把这梦的意义解明。

我必须要去那儿了解个究竟!”

这位老人大步流星地踏上旅程,

跟随他一道而去的还有四百个学生。

他们离开克尔白迤逦向着北方行进,

终于到了罗马边界眼前是幽静的山林。

221449loclfqq653o9ioqo.jpg

那里的风景比想像的还要秀美,

但见坐着一个女孩,一个基督教女孩,

她知道她所信仰的神学机密。

没有比这如花似玉更漂亮的少女!

在美人宅子里她像不落的太阳常在;

——实际上她赢得来自红日为首的宠爱,

他苍白的脸上带着嫉妒和酸涩的羞愧。

那个男人的心被她的卷发卷了起来,

成为一名基督徒并与世界断绝关系。

那个看见她嘴唇人,他知道他拜倒在地,

当微风吹过她的柔发,罗马人绝望地觊觎。

她的眼睛向恋爱中的人许下情义,

双眉挑逗性的向梦中恋人传递信息;

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面带甜蜜的笑意,

不计其数的灵魂为之倾倒陶醉;

卷发下的那张脸像柔和的火焰熠熠生辉,

甜甜的嘴唇激起了全世界的情欲;

可那些想在那里宴乐的人看得明白,

其眼睛有如拿着匕首在保护着珍贵东西;

因为无人知道她守护着什么秘密……

她小巧精致的嘴可与针眼相比,

那急促的呼吸像尔萨的叹息;

脸上的酒窝似琥珀色的圆形耳坠,

纵有一千个修士望见也会夜不成寐;

头发上闪闪发光的宝石如星辰吐辉,

被面遮住的脸恰似含苞待放的蓓蕾。

221450js9g4o9tg41ccxoz.jpg

基督徒转过身来把那面纱揭开,

一团火闪过老人关节——他激情澎湃,

怎么能忍耐偶像的面容再被遮蔽?

他不知该如何抑制这突如其来的火力,

当火焰灼烧的没法忍耐就绝望地下跪,

在那悲伤时刻,突然起身逃避。

激情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胸膛和脑袋,

爱情掠夺了心的人已是魂不附体。

女孩光滑的发髻像套圈丢进他心里,

把其虔诚信仰缠绕的如捆住的手臂。

这个筛海以无耻交换了宗教财富的积蓄,

所有的功修因爱情的名义而废弃。

“我没有信仰。”他感到后悔痛哭流涕,

“我的心已经交出,我是基督徒的奴隶。”

当门徒看见他在那里哭的那么狼狈,

他们明白筛海已经掉入深深的情海;

全瞠目结舌,被他的疯狂弄得啼笑皆非,

学生力求让老师唤回信仰别再痴迷;

他们的规劝铿锵有力振聋发聩,

但是他根本听不进去好像耳孔塞满淤泥。

筛海的门徒扼腕叹息:爱病无法治愈!

(要让爱人听取忠告无异止鱼饮水,

谁能把爱情的火焰冷却成冰块?

直到傍晚时分他仍像烂醉如泥的酒鬼,

已经是魂不守舍看似成了木乃伊。)

221451rklsrlzk1rrl5l4j.jpg

当黑暗的暮色铺展它那暗色的遮盖,

就像被罪恶所掩藏的亵渎更加隐晦。

他炽热的心发出的光有着烈酒般的刺激,

那天晚上,爱骤然增加了一百倍;

他把自性和自私的肉欲搁置在外,

悲伤地把头发弄的既肮脏又污秽;

他忧心忡忡地熬夜,焦急的独自啜泣,

在爱的控制下异想天开,难以入睡。

心焦如焚的他急不可待自言自语:

“主啊,这黑暗什么时候才能散去?”

是不是天上的太阳已经死了进入地狱?

我在信仰的苦行中度过的黑色记忆,

——都无法与今晚的痛苦相比;

可现在我的欲火胜似正在燃烧的蜡炬,

整夜不停的簌簌流泪,将在白天死去。

今晚,埋伏和流血是命运的注定或安排,

谁知道什么折磨会从白天持续到夜里?

当我被造时,这炽热的黑暗如同魔鬼,

注定要和我悲惨的命运纠缠一起。

221451xpednzjnhi3obelo.jpg

夜在继续,时间如不易转动的马车轮胎。

也许世界审判日与地球已是零距离,

也许太阳随着我的叹息将销声匿迹,

抑或羞愧地掩面躲避我心爱之人的美丽。

这漫长的黑夜就像她的头发轻扬飘逸,

别离的思念抚慰着我绝望的希冀;

但爱在这无尽的黑夜里吞噬我的躯体

我向它屈服——没有吹灰之力可以抗拒。

哪有足够的时间来倾诉我的悲戚?

哪能使重获信仰的耐心经久不衰?

哪来的运气唤醒我或所爱偶像回报以爱?

是不是救赎我的理由经得起质疑?

或者用诡计证明我的助手暗中作祟?

如何证明往我头上撒土的手在哪里?

或者将我从死里复活轻而易举?

如何证明寻找渴望之地的脚在哪里?

能看到她美丽脸庞的眼睛在哪里?

如何说明缓解疼病的爱人在哪里?

带我再次回头的那个向导在哪里?

如何证实表达我不满的力量在哪里?

克制我头脑冷静的地方在哪里?

被爱的人和理由,耐心及所有全然不在,

我将独自承受爱的百般痛苦责无旁贷。

221452kb5fkcbbzpi0phxo.jpg

这些宠爱的门徒聚集在一起,

被他哀怨的可怜声音弄的措手不及。

其中一人指出他的错误直言不讳:

“忘掉这个邪恶的情景吧,我的筛海!

起来,按照我们的仪式净化你自己。”

筛海的回答更是出人意料之外:

“我用鲜血清洗自己,生命百次经受冲击”

另一个问道:“你的念珠在哪里?”

他回答:“我已扔了,扔掉它何足惜哉?

庇护我的唯一东西是基督徒的领带!”

有人说:“我愿我的一切都属于你!”

有人建议他祈祷:“对着正确的方向忏悔!”

另一个叫道:“够了;你必须寻求隐居,

发自内心地向真主祈祷,痛改前非。”

答:“我会的,为我的偶像五体投地。”

有一个人责备:“你鬼迷心窍忘记礼拜!”

答:“没有人比我更后悔过去愚不可及,

为什么以前没有品尝到恋爱的滋味?”

另一个愤慨的说:“恶魔的亲戚,

你所不知道的—刺穿你信仰的虚伪。”

筛海说:“如果一个恶魔直接从地狱出来,

他欺骗了我,我也会因之表示感激!”

221452rbvqnocmt2byycq7.jpg

另一人说:“我们高贵的筛海已经着迷,

激情使他的游荡误入歧途,声名狼藉。”

筛海回答是:“还有欺骗和恐惧。”

也有人说:“你的无耻使我们也感到羞愧!”

他笑着说:“基督徒的心将把你们取代。”

一个说:“和老朋友待一会儿也是应该,

然后我们将寻找克尔白,起程回归。”

筛海回答说:“基督教修道院可使我满意。”

其另中一人说:“回到麦加去忏悔!”

他回答说:“让我留在这里,我甘之如饴。”

一个人说:“你在地狱路上没有好结局。”

他回答:“这叹息会让七层地狱枯萎。”。

一个人说:“再次怀着天堂的希望吧。”

他说:“她的脸是天堂,我依然这么认为。”

一个人说:“在真主面前承认你的卑鄙。”

他回答说:“上帝亲自点燃了这把火炬。”

其中一个说:“现在立即停止摇摆,

坚守我们信仰所宣称的正道,莫再背弃。”

他说:“一个异教徒不会对虔诚毫无兴趣。”

他们的话无法唤醒他回心转意,

于是慢慢地沉默了,陷入了悲痛的回忆。




圣传真道网—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://www.chinasufi.cn
发表于 2020-7-20 20:2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应该是还有下集。

这个谢赫的故事以前好像看到过。
这里不禁要问,他的这个梦,是属于什么性质?
圣传真道网—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://www.chinasufi.cn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圣传真道网

GMT+8, 2020-9-30 05:5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