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登录 | 注册会员 | 找回密码

苏菲论坛—圣传真道网旗下中文社区 中国伊斯兰苏菲学术论坛 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 端庄穆斯林信仰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3965|回复: 2

[诗歌] 【百鸟朝凤】鸟儿们继续提出各种借口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7-14 19:07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90656mh2gg7iaoop9psog.jpg

原作者:伊朗苏菲诗人阿塔尔
中文翻译:澄湛
文字修润:蓝光
(四)
  

190656mskssslqfxl5cqcj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胡迈的借口
下一个在这次聚会上讲话是胡迈,
因为他的影子就像是君主的外衣;
他漫游过的土地昭示皇权必将所及,
他像胡马云以“幸运者”著称蜚声国际。
他唱道:“嗨,全世界的鸟儿们注意,
我不像诸位只会依赖翅膀维持生计。
我治服了狗的欲望,它不再狺狺狂吠,
像伟大的国王法里顿和贾姆希德二位,
因我的影子作用,他们治国如烹小鱼。
我对关心耻辱低贱的本性毫无兴趣,
我把讨厌的欲望扔进它的骨头里,
狗会转身而去。然后让灵魂自由自在。
谁会小看一个影子具有的福气?
——它是只鸟儿,能给皇上赋予权威;
世界应该在我的荣耀下得到充裕。
霍斯鲁在我福荫的庇护下荣耀无比,
你说的这个傲慢的凤凰对我有何意义?


190656bdn2ukunzk20u6ak.jpg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戴胜的回答
戴胜说:“你这个爱慕虚荣的奴隶,
先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?
竟然把一个影子吹嘘的无所不为,
你现在不是霍斯鲁王位的代理,
更像流浪狗在为一块骨头放声狂吠。
事实上你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,
君王们也得死去并接受复生日的惩击。


190657cybct3uyybttr840.jpg


          马哈茂德国王归真后
有一个人踏上旅程马不停蹄的行进,
有天晚上梦见和马哈茂德国王相逢:
“陛下,坟墓那边的生活是何情形?”
马哈茂德一怔随即回答了他的提问:
我已归真再不要以陛下相称,
你这一声问候刺透了我的灵魂;
那句陛下道出的只是无知和虚荣;
真正的威严只属于宇宙中心至尊,
一堆尘土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论?
自从我认识到自己的无能如梦初醒,
活着时曾为帝国的虚饰煞费苦心;
请叫我“不幸的”也就非常感动,
如果仍以“国王”相称我将无地自容;
我曾经无非就是个流浪行乞的人,
——是一个扫大街的可怜虫;
做着最低下工作,勉强度过前生,
但却不是一个国王,别再吹捧;
现在无话可说,请你离开不再送行,
火狱的魔鬼在等,我不能磨蹭。
我希望真主保佑我脚下大地和平安宁,
在我听到胡迈翅膀节拍前灭我踪影,
愿他们投射的影子在火狱爆炸中归零!


190657rfkfikbkfacb5fci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鹰的借口
眺那只鹰,气势凌人俯冲而来,
他吹嘘自己满天都有自己的军队。
看那傲气好像是天下无敌的三军统帅!
他夸口说:“我的君主带来的狂喜,
把我的目光从这庸俗的聚会上移开。
我的眼睛被蒙住了,看不见东西,
但我的骄傲在于把君主手腕当作座椅。
我知道宫廷礼节和君臣之间的关系,
可像神圣的忏悔者一样控制情绪。
当我接近国王时,会顺从他的心意,
正确地遵守既定规则决不违逆。
凤凰是什么?要是我总是他心醉神迷,
那我就可以和傻瓜成为兄弟。
我所需要的全部是君主手中的种子一粒;

我的地位你们全在觊觎却望尘莫及。
我不能旅行,那样未免太累,
我就喜欢在皇家成员的手腕上严阵以待,
不愿挣扎在看不到尽头的荒芜之地。
我在宫廷里侍候国王打猎才有意义,
这样的娱乐要比野外猎食更加刺激痛快!

190657pk6zp3xxxtng6phm.jpg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戴胜回答他
戴胜说:“亲爱的老鹰你真是个白痴,
珍重表面的恩典而忽视了首要的事实。
一个有对手的国王活得有什么价值?
只有无可匹敌的凤凰才是尊严的标志。
国王并非那种抢了王位却自以为是,
如此获取大权的人纯属不知羞耻!
真正的国王秉性温和谦逊避免傲慢矜持,
他坚定的意志仿佛撬不动的磐石;
世俗的国王有时候行为正直,
但是常常就会颐指气使丧失理智,
甚至卑劣的行径会玷污世界的良知!
伴君如伴虎,一不小心就被吞食,
他的臣民时刻面临危险生命瞬息即逝。
远离国王和世俗权力胜过审时度势,
国王就像熊熊烈火,一发不可收拾。
常言道;只有远离才能避免被它吞噬。



190658vb7fr85yy3ygbp2z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国王和他的奴隶
从前有位国王爱上了一个奴隶,
年轻人苍白的美时常萦绕在他脑际;
故赐给他最珍贵的饰品以示宠爱,
怀着嫉妒和倾慕的心情凝视觊觎,
但当国王想要射箭时他因害怕而战栗。
他头顶着一个苹果当皇家箭术靶子,
当画记号的时候,他吓得魂不附体。
一天,旁边有个愚蠢的大臣感觉奇怪,
问他那张可爱的脸为何变得憔悴苍白?
因为众人皆知君王对他很是中意。
奴隶的回答直言不讳切中要害:
“如果射中的并非苹果而是我的脑袋,
试想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?
或许返朴归真或许成为残废,
这对皇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问题,
无非就像踩死或者踩伤一只蚂蚁。
但当射中颤抖的目标则皆大欢喜,
苹果滚落在地而皇家丰收的是荣誉;
那就只能说他的箭术游刃有余,
倘若失守死的是我这奴隶不值一提。


190658wx0szfcj8xzxx466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鹭的借口
然后苍鹭出场张口抱怨:
我的痛苦是我更喜欢空旷的海岸线,
有谁听到我微弱的哭声心生可怜?
只能独自在那里无可奈何的哀恸悲叹。
我的爱毫不保留的向海洋作了奉献,
但因我是一只鸟——注定与深海无缘。
我在孤独的时候徘徊岸边泪水潸然,
即使嘴已干裂,要喝一滴水也难;
但若海平面下降,那就更惨,
因这一滴水,嫉愤会抓住心把它紧攥。
这种爱足以让我满足,直到海枯石烂,
怎么会隔断和大海之间的情缘?
我不能加入你们这个旅游团,
怎能听信你戴胜的蛊惑舍近求远?
凤凰的荣耀不能安慰我的企盼,
我的爱已完全投入这片海,直到生命终点。



190658shyz09pnapx6v0zn.jpg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戴胜回答他
戴胜听后心里很是不乐并回答说:
你不知道你爱的这片海洋本质是什么?
在它的深处徘徊着的鲨鱼野心勃勃,
随时会有骤起的风暴和喷发的烈火,
然后突然平静下来如鬼一样隐没,
待到下次爆发更能掀起轩然大波,
但你永远看不清它的路线,因水浑浊,
那水既咸又苦,纵使你再渴也不能喝。
它摧毁了不计其数的高贵船舶,
不知吞噬过多少渔民和携家带眷的游客?
谁信她的法则是无法无天不拘一格?
如果你没有把握避开暗礁和漩涡,
那么大海吞掉你就像狮子吞掉糖果。

她因爱自己而沸腾,波澜壮阔,
那汹涌翻滚的浪涛看似怒不可遏,
仿佛万马奔腾在广阔而平坦的沙漠;
或像一望无际的无数堆火山同时喷射,
她为了他主不会停息只知如此拼搏,
在义无反顾的遵循着既定法则;
她有她的意志谁也没能力予以剥夺,
她为他而活,你却舍不得离开你的鸟窝。


190659oxeaiaq4m66eu6fz.jpg



       一个隐士质疑大海
一个隐士不能理解大海外在形态,
故而以轻蔑的口气对她挖苦责备:
试问你穿着深蓝丧服究竟有何寓意,
看似激情澎湃怎么不见一丝火气?
大海对于他的嘲讽作了如下应对:
我狂热的欲望胜似经久不息的火炬,
是预备给不在的朋友一份厚礼。
我也太过分了,可以说真够卑鄙!
身上的黑袍像征着耻辱和孤独的磨砺。
爱使我愤怒的吼声永不歇息,
她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平息的火之精粹。
我这咸咸的嘴唇渴望考赛勒仙池圣水,
为了那纯洁的水成千上万的将梦焚毁,
他们日以继夜地摸索前进,鞠躬尽瘁。

190659qma3k3wiknm4wua8.jpg



       猫头鹰的借口
猫头鹰心烦意乱地走来厉声吼道:
废墟是我的巢穴,可以避免骚扰,
因为凡人聚集的地方向来冲突不少,
彼此在猜忌和嫉恨中打得门牙乱掉。
要使心灵平静最好看见人类就逃,
因为他们何止嗜血还想雁过拔毛,
只有荒野无人之地可供我类逍遥。
这些废墟是本鸟以防不测的老巢,
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藏有金银珠宝;
对这种东西的爱牵引我去荒郊,
我秘密藏着希望实际胜似烈火燃烧,
但愿在那美好的一天我被绊倒,
在毫无防备的的掠夺中结束烦恼。
对凤凰的羡慕是幼稚的搞笑,
我的所爱只是为了埋藏金子的荣耀。

190659j33rctcj71339j0r.jpg

       戴胜回答他
戴胜回答说:你是不可理喻的混账,
假设真的得到了令人垂涎的宝藏,
除了日夜守护它,你还想怎么样?
而生命本身却在不知不觉中消亡。
迷恋黄金和珠宝就会对真主淡忘,
这种拜金主义的念头玷污了思想;
心里装满黄金就挤占了信仰,
一个得下地狱的偶像崇拜者已经迷惘,
在复生日守财奴的脸上暗淡无光,
每个人都可以看出他们那贪婪的本相。


190659l45w5ppgauoglgsw.jpg



        变成老鼠的守财奴
一个守财奴死后留下私藏的一大堆黄金,
这对贪婪的亡者来说结果成了过眼烟云。
有一天他儿子梦见了已死去的父亲,
像只老鼠心烦意乱地在房子里来回折腾;
他的鼠眼中充满了泪水。使儿子震惊,
正在梦境里的儿子于心不忍的询问:
我亲爱的父亲,你为什么竟是这般情形?
那可怜的老鼠忧心忡忡的道出苦衷:
我死了就怕小偷从此成为宝藏主人。
儿子接着问他关于变成老鼠脸的原因,
他的父亲说:“从我身上吸取教训,
谁崇拜黄金,这就是他必然的命运——
一只永远出没于隐蔽之处的可怜虫,
窜过地面的焦虑不安的老鼠是其化身。
圣传真道网—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://www.chinasufi.cn
发表于 2020-7-17 11:3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色兰,辛苦
圣传真道网—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://www.chinasufi.cn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7-17 23:25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光 发表于 2020-7-17 11:30
色兰,辛苦

知感真主!!!      
圣传真道网—中国正统伊斯兰网站 http://www.chinasufi.cn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圣传真道网

GMT+8, 2020-9-30 16:5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